海水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水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投资正在放缓

发布时间:2021-01-25 10:05:33 阅读: 来源:海水缓蚀剂厂家

投资正在放缓

李永泽紧蹙双眉,目光落在不乐观的销售业绩上,陷入沉思。  受今年宏观政策及基建投资放缓的影响,销售业绩下滑明显,作为一家机械行业大型民营企业的市场部项目经理,从事销售近10年的李永泽感到了压力和挑战。  工程机械业的发展已经与货币政策、房产调控紧密联系在了一起。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金星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指出,“全球经济如果继续恶化,中国宏观政策持续紧缩,2012年一季度行业销量同比可能出现负增长。”  与此相应的是,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24.9%(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6.9%),比上半年回落0.7个百分点,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.9个百分点。  “前所未有的挑战”   挖掘机行业,一度是工程机械各细分领域中表现最耀眼的行业,近年国内市场持续火爆。中国工程机械网数据显示,挖掘机行业单月销量从2008年3月的16750台上升到今年3月的44150台,年复合增长率达38%。  李永泽所在的这家挖掘机械类公司,以生产挖掘机加长臂及各类配套作业装置等工程机械零部件为主,产品被用于挖掘机、起重机等大型机械装备上,做路、整平、削坡、下货等。  “公司的业务取决于国家的基建投资,公路、铁路建设、保障房,包括今年提出的水利投资,都和我们有密切关系。”李永泽说。  除了国内市场,李永泽所在公司的产品还出口到美国、欧洲、南非、巴西等地,出口业务占公司销售额40%左右。  公司业绩在2008~2010年实现了爆发式增长,政府基建投资的1.5万亿元,直接拉动了土方机械、桩工机械的快速增长。  受益于政策,李永泽的销售业绩突飞猛进,2010年个人销售额一度达到近千万元,比2009年增长一倍。  进入2011年以来,这样的情形似乎一去不复返了。  伴随着经济刺激计划的逐步退出,电力、铁路、钢铁等与基础设施建设有关的投资增长有所放缓。铁路停工、房地产投资减速,直接影响的就是挖掘机的销售。  “今年整个市场都不是很好,很多基建项目暂停,整机都卖不出去,我们做配件的就更难了。”李永泽说。截至11月初,他的销售额不到500万元。  李永泽的境况并非个案。  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计,2011年上半年,工程机械行业产值在4月份达到了今年以来的峰值,当月产值为648.73亿元,而后开始逐月下滑,到6月为止,月度环比下滑幅度分别为11%、8%。  产值、销量的大幅度下滑,引起全行业的广泛关注。业界专家提出4月“拐点”说。  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对行业24家重点企业的统计数据,从3月到6月,挖掘机、装载机、汽车起重机三大品种销量的下降幅度均在50%以上。特别是挖掘机,下降幅度达77%,销量从3月的43299台降至6月的9961台。  这种趋势还在持续。8月份,中国挖掘机销售7864台,同比下滑11.10%,这是自今年5月以来连续第四个月负增长。业内人士认为,未来几个月挖掘机销量增幅还会进一步下滑。  工程机械行业两巨头三一重工(股票代码:600031)和徐工机械(股票代码:000425)10月30日相继发布三季报,其数据佐证了这一趋势。  从公司公告来看,产品结构中挖掘机占据大头的三一重工,第三季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7.32亿元,同比增长10.35%,与上半年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06.57%相比,业绩增速已大幅度放缓。  从三一重工三季报还可以看出,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15.15亿元,同比增长-138.99%,显示公司现金流较为紧张。  徐工机械已出现负增长。徐工第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.02亿元,同比下降1.88%。一位徐工销售人员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,“今年已经有3个月没拿到奖金了,一个月只能卖出几台机器。”  市场早已对此作出反应。从股票走势曲线来看,三一重工在2011年4月11日达到历史最高点(20.03元/股)后便持续下行,徐工机械则在3月14日股价创历史新高(32.29元/股)后震荡下行至今。  对此,王金星给出的解释是,目前欧美主要经济体身陷债务泥淖,导致出口需求萎缩;国内方面,政府紧缩政策效应显现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。“2011年工程机械市场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,今后一段时间销量增速下滑将成必然”。  基建萎缩   “铁公基”投资放缓,是影响目前市场心理预期的主要因素。  尽管2011年中国政府出台了建设1000万套保障房、万亿水利投资规划等利好政策,但李永泽的感觉是,利好政策的刺激作用尚未显现,基建投资放缓的影响却立竿见影。  今年以来,铁路建设板块利空不断,铁路投资持续下滑。铁道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1~9月份铁路基建完成投资3469亿元,同比下降19.3%。  中华铁道网在今年8月份对23个铁路建设公司的调查显示,今年铁路工程建设仅有三成正常施工,处于停工、半停工和进展缓慢的占70%。  但业内人士称,实际情况比上述调查结果更严峻,正常施工的仅占一成,约九成项目都已停工、半停工或缓建,全国范围内停工的铁路项目里程在1万公里以上。这意味着今年6000亿元的基建投资目标完成难度很大。  今年5月份,铁道部相关人士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便曾透露,调整铁路建设思路是盛光祖上任后最先明确和考虑成熟的。“这个调整总的指导思想是要谨慎,要控制新的投资增量,目的是减轻铁道部的财务负担。”  该人士表示,“十一五”时期,铁路建设投资接近2万亿元,是前一个五年计划的6.3倍,“过去五年的投资增量非常大”。  另一个数据,目前在建铁路有3.5万公里,按照铁道部的“十二五”规划,需要再投2.8万亿元,“这样的巨额投资,我们铁道部至少需要出资一半”。资金压力面前,铁道部实施的方针是“保在建,上必须,做配套”。  “保在建,只要开工建设的,就按原计划推动。还有一个意思,主要是保在建,没开工的,能不建的或者能缓建就缓建。”该人士说。  铁道部年初放缓基建的思路已经非常明确,而随后的铁路安全事故,投资者对高铁板块的不看好以及铁路建设的资金困局等一系列因素,使得铁路建设的步伐迈得更为艰难。  根据铁道部最新公布的财务报告,铁道部上半年营业总收入3525.53亿元,总成本3473.29亿元,利润总额42.92亿元。而同期铁道部总负债达到2.09万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58.53%。  根据国务院8月10日的指示,“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”。  铁道部原定6月份召开的关于铁路改制的全路领导干部大会也一再向后拖延。大成基金相关人士表示,不排除铁道部再降速或放缓高铁发展的可能。该人士介绍,整个高铁产品出口目前已经出现停滞,原有订单出现丢单现象,未来三年内国际订单将受到很大影响。“高铁板块,无论是南车、北车还是其他相关品种都可能进入蛰伏期,年内不太可能大规模反弹或是快速崛起。”  与此同时,另一个拉动基建投资的“重头戏”——公路建设,2011年的表现也难言出色。  交通运输部10月17日公布的调研结果显示,前三季度,中国公路水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9991亿元,同比增长14.7%,增幅比去年同期降低0.6个百分点,比今年上半年降低0.8个百分点。交通建设资金紧张局面进一步加剧。  目前公路建设存在资金链条断裂的风险,部分省份连续两三个月无资金支付给施工企业,个别工程项目处于停工和半停工状态。  交通部预计,受资金到位水平低的影响,今年全年的工程进度将受到较大影响,预计全年资金到位率可能会比去年下降25个百分点,实际完成工程量可能会比计划下降20%左右。  在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看来,中国的政府投资降速已呈加快态势,“可以预期,新增的地方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大幅放缓不可避免”。  政策微调  刘煜辉的判断并非没有依据。  目前的实际投资增速已经回落至18%,如果坚定既有的方向,抑制资金流向政府经济活动,长期看实际投资增速应该平稳回落至1994~2002年的平均水平12%左右。如果投资价格指数也随之回落至2%(目前是6%),那意味着目前25%的名义投资增速有可能还要下滑10个百分点左右,至15%。  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,投资依然是主力,而基建投资更是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“今年大半年的GDP靠基本建设拉动,基建萎缩,将使经济增长面临下滑的风险。”农行高级经济师何志成在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。  从9.7%到9.5%、9.1%,今年前三个季度不断下滑的GDP增速,证实了何志成的这一观点。  而从最新的三季度数据来看,9.1%的增速已经低于市场预期,消费、投资和净出口增速均呈下降趋势。  “三季度的9.1%如果分解的话,9月是一次断崖式的下跌。”何志成说,“进入四季度以后基本建设停工量会越来越大,四季度末经济会回到8.5%左右,明年不出现政策改善的话,可能跌到8%以内。”  外部经济的不景气加剧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风险。近期标普和惠誉均下调了西班牙多家银行的信用评级,欧债危机已经开始向金融业蔓延,而美国经济也濒临衰退,严重打击了市场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信心。  未来数月出口下滑在业内已经形成共识,投资放缓更使市场普遍调低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。  亚行9月底发布报告,下调对2011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,预计2011年下半年GDP增长9.0%,经济增长放缓势头将持续到2012年。  有专家指出,从通货膨胀来看,CPI指数依然保持在6%以上的高位运行,尽管市场普遍预期年内最后3个月的CPI指标将明显回落,但是要实现4%的年内目标已经基本不太可能。  与此同时,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被迫持续,输入型通胀压力长期存在,国内实体经济尚未摆脱困境。  货币政策总是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不断调整以取得平衡。如果说过去的货币政策更多只是在增长和通胀之间二选其一,现在则要二者兼顾,货币政策的取向比过去更加复杂。  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强调,要对目前各项经济数据环比下滑现象足够重视,PMI数据可能在四季度继续下滑。  对于下一步的宏观调控,他指出,针对经济进一步下滑的潜在可能,在坚持调控方向不变的同时,将会在政策上进行一些预见性的微调。 “无论是上调个人所得税起征点,还是加大中小企业融资的支持力度,以及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的支持进入操作层面,都体现了政策微调的意图。”陈东琪说。  同时,他建议,未来应继续加大结构性减税力度,收入分配应向中低收入者和贫困人口倾斜,增强他们的购买能力;货币政策则不妨保持结构性偏松,弹性操作。  对此,刘煜辉指出,如果货币政策结构调整的空间被打开,有计划地放松信贷配额限制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,自然地逐步释放资金供给和需求,“经济将可能被导向软着陆”。

定做衬衫工厂

天津订制广告衫价格

河北休闲衬衫定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