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水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水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相比创新中国移动更需要黑客精神

发布时间:2020-01-15 00:57:17 阅读: 来源:海水缓蚀剂厂家

社会学里有一个名词叫“刻板印象”,指对某个事物形成一种固定的看法,并把这种观看法推而广之,认为这个事物整体都具有该特征,而忽视个体差异。

而显然,中国移动给人留下的刻板印象非常鲜明,而且深刻。若用一个词来形容你对传统的中国移动的印象,你会用什么词?我想我会用“稳重”,运营商就像一个中年人,头发一丝不苟,事事循规蹈矩,有序、缓慢、僵硬,谈制度流程,谈合规合法,谈论资排辈,谈和谐中庸。同样,若用一个词来形容对互联网公司的印象,我会用“鲜活”,快速、年轻、轻规则而重效率,重能力而轻级别,目标清晰而直接。

具体到员工上,运营商员工与互联网公司员工在语言风格上有一个显著的区别,这是我一个朋友在听完我跟领导的一通电话后总结出来的,他说,你说得最多的词是“是的”,而我和我身边的人说得最多的词是“是吗”。很不幸,我身处运营商,而他身处BAT。

我曾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,不可否认这跟我个人的劣根性有关,但不得不承认确实反映出问题的所在,中国移动这个围城里围住的是一群什么人,用什么方法在管理这群人,而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移动未来将走向一条什么样的路,毕竟转型不是靠文件,不是靠冠冕堂皇的顶层设计,而终究是靠人,靠这几十万员工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

中国移动近几年天天都在谈转型,其目的无非就是想成为一个兼备基础网络管道的互联网公司,实现横纵向的整合,自成帝国。这个跟腾讯、阿里现在天天圈地的意图是一样的,只是中国移动的野心更大、资本也更大,腾讯、阿里疯狂的圈地运动甚至把中国互联网撕裂成腾讯网和阿里网,但这一切都是发生在IT这个次元上,而中国移动的圈地运动则可以发生在CT和IT两个次元上,更重要的是CT次元是直接划给她,上了锁的,这看着很美好,但这里面却从结构上存在一些尚未可调和的矛盾,就正如上面问题所昭示的,很直接,你用这批CT次元的员工去征战IT次元,这可行吗?

中国移动多年前已经开始四处布局互联网,积极紧跟每一个技术及市场热点,从梦网模式到飞信、邮箱,到MobileMarket,到九大基地,结果怎样大家也都清楚,很多人归结于体制机制的原因,其实这个问题可以拆开来看,一方面固然是体制的因素,国企的过于求稳过于讲究平衡导致了流程的僵化,影响了效率,而另外一方面,我想跟员工的压力以及向上驱动力有关,过去成功与辉煌都来得太容易了,既然躺着可以把钱都赚了,我凭啥要坐起来、站起来,甚至跪下去呢?我甫入运营商的时候在跟朋友讨论时曾说过一句话,“我们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好,而不是让自己过得更好”,可惜到今天,我自己都没有做到。

言归正传,我认为中国移动要赢得这次转型,要能在IT次元站住脚,最需要做的是在整体企业文化价值观里融入黑客精神。

什么是黑客精神?参考网络资料,我简要概括一下黑客精神的精粹。首先是强烈的好奇心,热爱幻想,善于独立思考、喜欢自由探索,提倡自由、平等,时常怀疑那些看似理所当然的理论,热衷于解决问题、克服限制,很喜欢开动脑筋,去思考那些其他人认为太麻烦或过于复杂的问题,总是以怀疑的眼光去看待一切问题,不满足于仅仅知道“是什么”,他们渴望明白“为什么”,以及“我能不能做到”,黑客追求自由的天性,他们总是蔑视和打破束缚自己的一切羁绊和枷锁。黑客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条条框框的限制,最后,超强的动手能力。一言蔽之,黑客是社会和传统思维方式的叛逆者,他们试图在现有系统中找到漏洞,并做出创新去解决问题的人。

举个例子来说,这是我在论坛上看到的,关于手机的未来发展,我们大多数人能想到的是把屏幕做大,把分辨率做高,把GPU做强,把操作系统做得更人性化,把交互做得更简单,实现更多功能,搭载更多应用,但有些人对手机未来发展的思考角度就不一样,他们会想每天出门带着这么大块的东西太麻烦了,能不能将语音通讯设备简化集成到眼镜、饰品之类的头戴物体上或者干脆只需一副耳机,显示屏能不能利用手套背面或者袖管的背面,电池能不能扔到脚底,顺便踩踩也能发点电,各种传感器哪方便丢哪,所有部件都应专注自己的业务,用统一的低功耗近场通讯协议沟通协作。一般人会对这些千奇百怪想法的第一反应就是质疑,他们会质疑电池放到了脚底,每天换鞋时还要取出来换到另外的鞋上,还有如何实现与主设备的连接,难道通过有线吗,还有电池辐射问题如何解决等等,一些看起来很现实的问题扼杀了他们很多幻想,而事实上,所有伟大的发明都是脱胎于看似不可能的念头。黑客精神的伟大在于他们会觉得那些现实的困难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

互联网兴起的这些年,颠覆与被颠覆频繁发生,而颠覆的本质其实是对传统产业要素的重新分配,是生产关系的重构,是找到现在体系中的低效点,用创新的手段提升运营效率和组织效率,同时,打破原有利益分配格局。这其实也是黑客精神的表现。中国移动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,核心业务(语音业务、短彩业务、sim卡业务等)的技术架构和实现方式几乎没有任何升级创新,而这在一众围猎传统运营商的互联网公司眼里,简直是黑客的天堂,最后一个拙劣的黑客(微信)以一个并不怎么创新的模式(语音)就轻易摧毁了中国移动十多年来赖以生存的核心业务体系。

黑客精神与创新类似,只是黑客更野,更不守规则,想法更荒唐,破坏力度更大,而创新是温和的,今天什么“微创新”之类的理念横行,但我认为微创新只是麻醉剂、稳定器,是你对自己的落后感觉恐慌时的安慰剂,看,我也在创新,我也在进步,而其实正是这些假象覆盖了你落后的真相,让你无法痛下决心,并一步一步将你推至深渊。我想,黑客精神才是今天的中国移动,甚至今天所有的传统行业所稀缺的。

我不是一个偏激的人,也并不希望别人定义我为一个偏激的人,我指出我看到的问题,并不代表我能在同样的位置上做得更好,我只是想让事情变得更好。

其实,这也是黑客精神的表现。

PS。无论对于企业还是个人而言,我们应该首先让自己变得更好,然后才是过得更好。

在线挂号平台

挂号服务平台中心

预约挂号服务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