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水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水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高瓴张磊对话高毅邱国鹭聪明的投资人最容易低估市场的傻

发布时间:2021-10-20 15:01:19 阅读: 来源:海水缓蚀剂厂家

高瓴张磊对话高毅邱国鹭:聪明的投资人最容易低估市场的“傻”

6月21日,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在线公开课上,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与高毅资产董事长兼CEO邱国鹭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,对话的主题是“论一个投资人的自我修养”。

张磊认为,投资人的修养中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能不能诚实地面对自己,诚实地、真诚地去衡量自己,是作为投资人的第一个考验。

邱国鹭也表示,投资本身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,需要和一个能诚实面对自己的的人一起讨论,从不同的角度去争论、辩论、讨论,帮助每个人都得到提高,核心在于不要固执己见。

俗话说,梦想和实现之间隔着一万个行动。究竟一名优秀的投资人该如何炼成?以下是对话精彩实录。

诚实地面对自己

邱国鹭: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能够跟张总进行这个对话,大卫史文森先生提出了优秀投资人需要具备的六种特质,好奇心、自信心、谦逊、敬业、判断力和热忱。张总,在您漫长的投资生涯中,您觉得一个优秀投资人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?

张磊:史文森说投资是世界上最具魅力的活动之一。我觉得这句话蛮有意思,投资是非常具有魅力的,因为它把各种各样的聪明人聚合在一起,大家一起去做决策,一起去做完全不同的判断,最后通过时间的长短来丈量出大家不同决策的对错,并从中去学习。

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投资人最重要的是什么,刚才史文森讲了这些点,我觉得都讲得特别好。从我们的观察中,刚才说的这些点,去招年轻人的时候,我们最早都会是按图索骥,对标所有的东西,包括intellectual honesty,passion,intellectual curiosity等等。

为什么呢?有的人简历非常的光鲜,每一样都是第一名。不管做什么都做得最好,但是不是就适合做投资?他说他非常想做投资,为什么呢?他认为最聪明的人都去做投资去了,所以他也做投资,因为他比最聪明的人学习还要好,还要聪明。

我觉得这就是错误地理解了投资这个行业。刚才邱总问投资人最重要的修养是什么?我觉得第一点最重要的就是能不能不能诚实地面对自己,诚实地、真诚地去衡量自己。

当你总怕错过了这一班车,总怕错过这一个人的时候,你就实际上是用诚实做了一个折扣。那我们能不能诚实地面对自己,是作为投资人的第一个考验,这个不单是对这些年轻的学生,对于职业生涯已经非常成功的人,这个考验更巨大。如果每天你的同事都说邱总太厉害了,张总太厉害了,我们就扬扬得意、沾沾自喜,下面就离失败不远了;所有人都给你说,你是真正地掌握了真理,那我们就离失败不远了。

邱总,我也问你一个问题,你也见到过很多聪明的投资人,你觉得聪明投资人容易犯什么错误?

聪明投资人最容易过度自信

邱国鹭:我觉得聪明的投资人很容易犯的错就是过度的自信,高估了自己的聪明。第二就是有时候他会低估市场的“傻”。

他知道市场“傻”,但没想到市场会这么“傻”。他明知道这个东西值100亿,他觉得市场再傻,顶多搞成200亿、300亿,结果市场就搞到500亿、800亿。他会低估了市场犯“傻”的时间跟维度。

我们见过很多成功的投资人,独立思考的能力特别强,而他在独立思考的时候又容易陷入一根筋,有时候又会低估了市场跟他想的不一样的时间可以持续很久。

张磊:邱总,那这是不是你建立高毅的初衷?因为高毅的每个基金经理都是最聪明的人,最聪明的人聚合在一起就能够互相弥补,看到大家看不到的盲点,也能互相给拆拆台,或者互相提提醒,是不是这个原因?

邱国鹭:这是我们初衷很大的一部分。因为投资本身是一个很孤独的事情,有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见解、看法,你自己总觉得特别真理,特别有道理。但就像张总你说的,“我们不可能拥有真理,我们只能无限接近它”。

那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另一个对自己非常诚实的人,让你能跟他一起讨论,从不同的角度去争论,真理总是越辩越明的。知识是一种你在辩论中,所有参与的每一方都受益的一种奇妙的东西,所以我们一直想把高毅做成一个投资人的俱乐部,能够互相切磋,这是一个初衷。

张磊:史文森讲到一个点非常有意思,他说是你得有自信心,你自信的原因是你不管是买和卖,你在赌别人是错的;同时你又要很谦逊,因为有时候别人是对的,这是个平衡问题。我想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,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对的,别人是错的,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错的,别人是对的。投资人怎么去培养?

邱国鹭:这个就回到了您刚才提到的intellectual honesty,因为市场经常会跟我们想得不一样,那个时候你要想,是市场继续再犯一个错误?还是我们所想的东西跟事实是不符的?对自我诚实,这个是很重要的,是不是能够用客观的心态去对待自己,客观的心态去对待价格的波动,客观的心态去对待市场的反馈。

我不知道您在这方面是怎么想的。

张磊:我观察一些投资经理也好,或者一些做投资的人,很多时候是在单打独斗。自己是最好骗的,就像你说的,自己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说服了。

那怎么能够在相对有一定teamwork的环境中,大家能够去考验也好,挑战对方也好,你觉得你们是怎么做的,我也可以讲讲高瓴怎么做的。

从我们的角度,因为要经过几层的讨论,讨论的过程中让大家去提意见,甚至通过跨行业的交流去提出不同的意见。同时我们会去反思,去讨论这些东西。我不知道这种怎么能够更好地把它形成一个习惯,怎么形成工作的习惯?

邱国鹭:我们是共同研究,独立投资。高毅的几个基金经理,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对方的持仓跟交易,但是我们对于一个公司,对一个行业,大家会从不同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,我们的讨论彼此之间总是有很多不同的意见,在这个过程中各种争论、讨论和辩论其实是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行业的规律,认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,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能够得到提高,核心在于不要固执己见。

市场如果有很多跟我们想得不一样的地方,我们总是先反省,是不是哪里我们看错了,我们要分清楚哪一些是事实,哪一些只是意见。

投资人首先站在企业家角度想问题

邱国鹭:张总您既做投资,又做实业,很多投资你也有参与和经营。你觉得一个优秀的投资人,跟一个优秀的企业家,它们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,然后又有什么不同点?你在做投资跟做企业的过程中你肯定同时要做一些投资决策,同时要做一些实业方面的决策,在这两个决策的时候你的考虑点会有不同吗?还都是一样的流程,一样的理念在贯穿?

张磊:对,我们高瓴有一句话:We are entrepreneurs who happen to be investors。

我们是投资人,但是首先我们第一位是企业家,把自己站在企业家角度想问题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,这样你就有同理心,真正能够去理解企业。创业很艰难,永远在路上。我觉得高瓴本质首先是个创业集团,创业的过程中永远在路上,就像我们之前看的电影《冈仁波齐》一样,永远在路上,每一步都算数,这个就是在路上的过程。

当然我认为企业家所面对的环境是更加复杂了,咱们作为投资人来讲面对的环境相对简单很多。作为企业家,你上来就要管理十几万的一线员工,如果你在各个方面,每件小事都要做细致彻底的辩论,那什么事都做不成了。所以说执行层面还是得有区分的。

当然,到最后,你会发现伟大的企业家都具备一些投资人有的特质。比如说怎么做资产配置,大类资产配置怎么配,时间怎么分配,因为资产配置中最重要的资产是你的时间,也是你最大的瓶颈。这些本质是有投资人的特点,同时好的企业家也会反过来去重新思考他的ROI,这个ROI不单是资本的回报,而且是时间的回报。这些都是一个好的企业家,他跟投资人共通的很多东西。

投资人如何突破能力圈边界

邱国鹭:您刚才提到价值创造,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,我们在看这个价值投资也可以说分成三种流派。

第一种是格雷厄姆,赚低估的钱,赚市场先生的钱。

第二种像巴菲特,赚优质企业的钱,做时间的朋友,利用复利的价值不断的增长。

我们觉得高瓴资本是不是第三种,自身也参加了企业的价值创造,参与了价值的释放和增长,能够帮助企业在战略定位上,在科技转型上,在运营升级上面创造更多的价值。这个的难度和挑战是不是巨大的?

我们有一种观点是投资的时候应该是要守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要知道一个很清晰的边界。但我们看高瓴过去15年的发展,其实是在不断地演化、升级,从二级到一级,从互联网到创新药,再到AI,你们很多事情都早于投资界,甚至早于产业界,你们是怎么拓展能力圈边界的?如果这个过程中又要坚守自己的能力圈,那又是如何处理这种矛盾的关系呢?

张磊: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,这个问题其实也困扰了很多投资人。我认为传统的价值投资永远都有它存在的空间和道理,但是这个世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,这个空间会逐渐被压窄的。我们举例传统的deep value,所谓的深价值,越深它就变成了一个深洞了,就变成一个价值陷阱了。

所以说,你不仅要能发现价值,而且要能创造价值。我觉得高瓴最重要的是发现价值和创造价值,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融合。

怎么能够走出自己的边界?

我最早是学文科的,或者是学金融的,你让我学计算机,我们最近还在研究各种各样的软件公司,怎么做coding,python等等,以前都不知道怎么做这些,很多东西都得自己现看。那本身就是一个平衡,你的平衡在哪里,守住自己的边界,还是不断的往前去创新。

我的结论,这是一个逐渐的演变的过程。是,你有一个边界,但是你在逐渐的扩大你的边界,怎么扩大呢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?高瓴为什么2014年就知道投创新药呢,全世界都没有多少人投PD-1/PD-L1这种免疫疗法,2013年、2012年大家还不知道,我就带着好几个企业家去波士顿,跟实验室的科学家一起讨论新型的免疫疗法靶点。那时候跟国外制药公司一起讨论,非常有意思,我们学习很多,后来就坚定了信念。

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把企业和投资融合在一起,真正回到刚才讲的创造价值的理念上面,这也帮助企业解决一些实际问题,而不只是资本的问题。创造价值和对创造价值的追求和热情是非常重要的驱动力,而不是简单的说我想把一级市场做好,或者我想把二级市场做好。

管家婆总代理

吸粪车

杭州围挡厂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