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水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水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们心中的戴云山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11 17:59:51 阅读: 来源:海水缓蚀剂厂家

我们心中的戴云山

登临戴云山,是许久以来的夙愿。

小县环城皆山,离城二三十公里的戴云山不曾去得,是说不过去的。那年夏天,我们一行数人慕名前往,说是让心情找个舒畅放任之所,其实也借此得偿所愿。

车子几经迂回蜿蜒,才折腾至山脚。仅是山脚下的抬首仰望,就足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逼人山势。晴川丽日下,山峦绵亘,默然稳坐,不觉心中为之镇静,扫却些许由来已久的莫名浮动。山川就是这么广襟虚怀,任何时候都能接纳任何依靠。

日当午时,穿行于林木拥簇的青石斜径,两侧“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荫”,耳畔听闻寂然处鸟声清脆,破空而来,幽静边泉流细淌,潺潺私语。步行甚是怡人,而且愈往高处登去,就愈是清爽惬意。间或在几处泉潭边驻足,纯净的水质令众人莫不惊诧。

凡山不可无水,无水则无性灵。山水本是相得益彰,依山傍水,沉稳中便生出几许灵动多情,所谓刚柔不可或缺,动静亦成奥妙。山中水质,源于雾霭雨露,润泽草木,又经尘砾石岩渗滤,自然澄澈异于凡世。如此超尘拔俗的本质,却掩行于远山之上,洁净于纷扰方外,未碰触已觉不忍,触之则又感身心俱净。

山中岁月,本就多静寂,少纷扰,未见得缤纷绚烂,浮华逼人,亦未有纷争不息,光怪陆离。自然生生不息,乃亘古定律,但凡日精如沐,月华似水,星辉若絮,泽被万物,这涓涓细流,如何能不于吐呐间隙,完成天地间的自然通透呢?虽不及天下名川惊世骇俗,但经年累世,想不澄净超尘,也蔚为不易了。如此,水自升腾,雾化,散而又聚,凝露霜雪,周而复始,未见得有多少非分念想,只是淡定自若,真真本我,亦然自在自得啊。

待到登临峰顶,早已一身透汗。巅峰之上,一览众山小,凡人皆会顿生山高我为峰的气概。柳宗元在永州宴游时,“悠悠乎与颢气俱,而莫得其涯;洋洋乎与造物者游,而不知其所穷”,兴味所致,即“引觞满酌”,醉至不知日薄西山,暮色苍然。倘若我等也具这般豪情满怀,岂非人生大快?但想那自称“醉翁”的六一居士曾言“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,无酒也不损山水之兴,无伤大雅吧。当然,若想求得柳宗元的“心凝形释,与万化冥合”,想必更是奢谈了。

本来缘山而上,一路湿气渐重,至峰顶,虽是午后,但觉云水之气,四处浮游,沾衣欲湿,亲肤润肌,一扫暑热缠身,倍觉神清气爽。好一座戴云之山,好一派山之戴云啊!

既是以云名之,便不可不说云。云自水来,本无定型,雾霭流岚,舒卷自如,风去风回,随意自在。有这般境界,则形神不拘于时,不拘于物,不因执著而自缚,不以情欲而自伤,无欲无求方能自由自在,任人世幻化无常,也处之泰然,安之若素。

至于素食人间烟火的我们,对此再是明了,也时常身不由己。庄子所谓的逍遥出世恰是一种虚无飘渺,以至于茫然不知所向。孔子所谓的积极入世又何尝不是一种刻意执著呢,乃至形神皆为所苦。在此两点上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苏轼才算是于波桀云诡的人生起伏中,从容任身形不为伤损,豁达让心灵不见戕害,风里来雨里去,即便是竹杖芒鞋也胜马几分。

然我辈区区,哪里能轻易到达?众人有言,不妨三十年后至此隐居,自是戏言而非现实。但下山时,众人仍不忘于泉边留步,将所带瓶具一并倾空,悉数灌满泉水,想要带入凡尘,带去几许留恋与清澈,抑或冲煮佳茗,借以冲淡些许人世纷扰,也未尝不可。

《封神演义》上,云中子说:心似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如云之自在,于渺渺天地间舒卷自如,似水之任意,于寂寞岁月中淡定自若。既然不可无人间烟火,何妨于纷纷扰扰中,保有这般从容豁朗的云水襟怀?胸襟开阔,洒脱旷达,则乐亦常自在,人生也随处佳境。

多头向日葵种子我想买价格

河北无机钢结构防火涂料多少钱一平

在本地大量回收新戊二醇